03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克谦听说这件事,说杜棱宁做的太过了。杜棱宁想的很简单,做错了就要受罚,跟对他好不好不冲突,更何况他才打了两下,那些佣人可是挨了二十下,相比下来,杜棱宁觉得自己已经变得心慈手软了。

克谦说:“你把钟钦当你什么啊?下属还是性奴?”

杜棱宁说:“我喜欢他。”

克谦摇头:“你喜欢他把人家打成那样?你像你父亲,又不像。”克谦不止一次从杜棱宁房间的窗户爬进去,带着一身的药给杜棱宁用,杜培闻,杜棱宁的父亲,动起手来杜棱宁要么进急救要么在医院住半年,能用药已经算轻微伤了,杜棱宁完美继承他的暴力,对别人狠,对自己也狠,但杜培闻可从来没打过他妈。

杜棱宁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,他喜欢钟钦,所以给钟钦种花,给他带礼物,给他用不完的钱,还有极致的欢爱,他做了这么多,钟钦却还要瞒他,还不肯毫不保留地爱他,如果他纵容下去,钟钦还会想离开他,他不允许,他要杜绝一切可能性,即便只是一颗药而已。

钟钦趴在枕头上,浑身赤裸,杜棱宁正在给他后背涂药。药膏冰冰凉凉,敷在火辣的伤口上正好。

杜棱宁说:“你奶奶已经入院治疗了,她顶多还能撑一年。”

钟钦坐起来,和他对视:“我想陪着她。”

“看你表现。”杜棱宁说。

钟钦主动凑上去吻他,杜棱宁搂着他的腰,压下去,啃咬他的唇,呼吸沉重,做完一场,钟钦卷了卷被子睡了,杜棱宁穿衣服出差,过了两天,管家打来电话说钟钦突然吐血,现在已经在送去医院的路上了。杜棱宁第二天落地回来,钟钦住在icu病房,插着呼吸机,头歪在白色枕头上,安静地沉睡着。

“怎么回事?!”杜棱宁攥着管家的衣领,吼道:“我走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?!”

一个医生拦住他,“先生,病人在休息,请不要大声喧哗。”

杜棱宁松了手,问他:“他什么情况。”

医生说:“我们在他后背发现了两道伤痕,请问这是怎么来的?”

杜棱宁咬着牙说:“我打的。”

片刻寂静后,顾医生迟疑地确认道:“你打的?”

杜棱宁的脸色很难看,顾医生说:“这次吐血跟后背的伤有很大关系,你别看他能吃能睡,其实命比纸薄,你这一打,快把他打死了。”

杜棱宁难以置信:“他有那么不经打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墙角余烬 【银土】接吻铃 男二他选择走支线 社畜不好当 食物语同人脑洞 万人嫌的末日生存手册(np) 迷乱(sp) 年下混账弟弟强势侵占(高H) 被奇怪的东西缠上了 《杀破狼》长顾补车 骨科怎么了我觉得很香啊 我很好,真的 奴隶 云中鸟【强制】 【梦人间】动物园之外存稿堆放 沉渊 每个世界都会被催眠强制的我 万人迷雄虫又被发现了 【gb】苦闷女的无聊生活 绯恋(第二部)女尊nph